蓝海

FGO,OVERLORD,火影,最近跳坑频繁。亲情向最好

中秋快乐

私设多,bug也多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成为不死族,安兹对于时间也没什么感觉了,为了不让纳萨力克成为黑心企业,必要的时间观念还是要有的,所以安兹养成了偶尔打开板面看看时间的习惯。

今天依旧没什么意外发生,在检查板面的其他功能,信箱有了新消息,提醒明天是中秋,请玩家做好准备,迎接中秋。对于邮箱只有提醒和祝福语,没有材料奖励,安兹吐槽‘既然我到了异界,都能提醒节假日,那为什么不给奖励’。

‘既然明天是中秋,那要给予守护者们奖金与假期,还有月饼,应有的福利都不能落下’,安兹小声嘀咕着明天的准备,在门外正打算敲门进入的迪米乌哥斯听到安兹嘀咕,心想‘能被安兹大人私下说的一定是重要的,那就听完在进去’。在悄悄听完安兹嘀咕后,迪米乌哥斯敲门“安兹大人,我来向您汇报近期的情况”。

在汇报工作以后,迪米乌哥斯问“安兹大人,请您原谅我的失礼,我之前在门外听到您说中秋、月饼,那是什么呢”?

“啊,原来是做件事啊,嗯,我原谅了,中秋,是从另一个古老又强大的国家传过来的, 中秋节,又称月夕、秋节、仲秋节、八月节、八月会、追月节、玩月节、拜月节、女儿节或团圆节,是流行于那个国家以及周边受到那个国家文明影响的传统文化节日,时在农历八月十五;因其恰值三秋之半,故名,也有些地方将中秋节定在八月十六。中秋节自古便有祭月、赏月、拜月、吃月饼、赏桂花、饮桂花酒、等习俗,流传至今,经久不息。中秋节以月之圆兆人之团圆,为寄托思念故乡,思念亲人之情,祈盼丰收、幸福。(这一段来自百度) ”安兹根据自己知道的回答迪米乌哥斯,在内心小剧场慌乱‘应该是这样吧,别回答错了,迪米乌哥斯对中秋好像有兴趣呢,要回想起来,努力回想’。

“感谢安兹大人解答,那属下告退”迪米乌哥斯得到答案,去往第六层,途中通知了所有的守护者,私下讨论如何给安兹过一个完美的中秋。
(对话过程,略)
雅儿贝德负责拖住安兹,尽可能不要让安兹有什么行动,小迪负责寻找资料,马雷和亚乌拉负责寻找材料,科塞特斯负责戒备,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安兹。

此时的安兹正计划着溜出去,先去找潘多拉,让他扮演自己,然后用传送魔法去城里采购材料,借用餐厅的厨房,月饼模具用魔法道具制造,在尝试制作之后,感叹自己果然没有制作美食的能力,虽然能看,味道却平平凡凡,但是不能放弃,这个世界也没有和月饼相似的食物,在试试看,偶尔也让守护者尝尝其他的食物。

在经过各种尝试,安兹终于做出满意的月饼,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传送到宝物殿,和潘多拉互换身份,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中秋

刚醒来的安兹习惯性点开板面查看时间,眼一瞟,看到信箱又有了新消息,点开查看,‘嗯,还算运营有良心,有礼物’,提取附件一看,安兹脸黑了,是月饼和桂花酒,‘刚刚以为有点良心了,看来还是高看他了,不过运营送的东西应该差不到哪,还是用鉴定魔法鉴定一下吧’,经鉴定,这是一份高级美食,‘看来可以,那么把运营给月饼发给守护者吧,我做的先放着吧’。

‘就算今天是节日,身为上司可不能休假呢,还要继续努力,不过今天的文件很少呢,看来最近很顺利’。在安兹工作时,双方都打算给对方一个惊喜,不过还是安兹更快,在结束工作后,马上通知所有守护者前来。

安兹表达自己想法,把礼物送给守护者,守护者也送给安兹他们的礼物,有骷髅印章的月饼,一个由月饼雕刻成骷髅的月饼,以及其他类型、有这骷髅标志或本人标识的月饼。最后一个礼物,是用各种月饼堆成的大型安兹。守护者看着其他的月饼,开始比拼,守护者们吵吵闹闹,对安兹说出自己的爱意,安兹看着守护者们,很开心。
(看到这样的守护者,安兹回想起游戏里度过的时光,同伴们都在,大家也会吵吵闹闹,那会很开心呢,虽然现在只剩下自己,不过还有守护者们。(^_^) )






小彩蛋
在守护者们散去后,安兹来到宝物殿
“父亲大人,我的礼物呢”?\(OoO)/!
“在这里,给”。
“不,不是这一份哦(・o・),应该是有父亲大人亲手做的~充满爱意~的礼物”\(OoO)/
“那是不完美的礼物”。
“只要是父亲大人做的,对于我来说就是完美的,如果父亲大人能送给我就更棒了”。(´。✪o✪。`)
“既然你这么想要,那就给你吧”
“耶,谢谢父亲大人”♡OoO♡




彗星

有点迷,想表达哈雷彗星76.1年才来一次太阳系,就想莫莫很久才来一次宝物殿。

莫莫大人,您如同太阳,永恒不变,是照耀纳萨力克的光。而我却因为格格不入只能在您身旁,一个不注意就会被推开,离开,当我想挽留您时,已经看不见您了。您不仅仅是纳萨力克的光,更是我的光,我想无时不刻与您在一起,为了和您在一起,我愿付出所有。

我像是一颗彗星,在您不需要之际,留在宇宙外侧,守护者您,若您需要我,我会立刻来到您身边,哪怕会遭受别人的试探。您的身边经常有人守护着,我向往着能向他们一样,围在您的身边,但是,不能,我是您的造物,应听从您的命令,看守此处,作为暗处的力量,守护着最后一处、属于您最后的归处。

因为您是太阳,所以照亮了我,请让我跟随您的步伐,为您挡下一切伤害,为您取来您想要之物,守护您,让您展露笑颜。

啊,莫莫大人,我唯一的港湾,希望我在最后一刻能躺在您的怀里。若我还活着,我会为您遮风挡雨,若我已经死亡,我会徘徊在您身边,直到我消散。

我握的住时空的流沙却握不住你的手

乌尔贝特×悟

乌尔贝特是时间的法师,他的爱人,铃木悟,是空间法师。两人很爱对方,但是,出大事了,铃木悟消失了,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乌尔贝特。

铃木悟是个普通人,普通的成为了空间法师,但是他很幸运,所以遇见乌尔贝特并爱上他。要说有什么后悔的事是遇见他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他,但不后悔为他而死。他或许想过乌尔贝特在找不到他后的疯狂,可是他不愿,因为乌尔贝特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也会这么做,但是先知道这件事的人是他,也就是说世界更看好乌尔贝特,因为乌尔贝特很强,在某些方面比悟要强势。

悟消失了,没有人比乌尔贝特更清楚悟不在的事实,可是他不愿相信,不顾世界的威胁与利诱,颠倒世界,倒流时间,穿越空间。原本不能轻易使用的空间之力,出现在他的身上,原本在使用时就算有悟的允许也会十分困难,可现在使用起来没有阻塞,他可能知道了什么,但不愿相信,悟一定还是存在的,只要寻找就一点能找到,一定可以的。

可是,你在哪?悟,你是不会离开的,对吧,我们说好的,一起守护这个世界,你不是最喜欢这个世界了吗,那我为什么找不到你呢?为什么?还是你离开这里去了别的地方?我也去找了,是我不够用心吗?那我在找一遍吧,只要我足够用心,一定能找到你的。可是,没有,哪里也没有,你去哪了呢?

那是这个世界的尽头,乌尔贝特站在这里,作为被世界挑选的人,乌尔贝特很适合,可以在世界的危机来临之际拯救世界,他很强,作为最早的法师,他有这心性,不会为其他的事绊住脚步。可让世界陷入危机的是乌尔贝特,让这个本来就因为乌尔贝特乱来而变得虚弱的世界更虚弱,这个世界快没救了,在即将崩坏之前,世界说出事实,试图让他停手,已经不可能。悟依旧不在了,那这个牺牲他的世界为什么还要存在呢。

这个世界销毁完毕,其他的世界发出招揽,他拒绝了,选择死亡,在临死的前一刻,他好像感知到了什么,突然发笑,陷入其他世界的轮回。

你不在了,我不会独活,哪怕你不在的原因是我,我想知道一切。

希望还是存在的,我终究还是找到了你,就算只有碎片,我会一直陪着你

魔法日常(2)

此刻的安兹刚完成今天是事务,一身疲惫的回到房间,直接摔倒床上,还没来得及感叹柔软的床,就感觉到床上的异样,想着敌人不动,就先暗算的安兹使用昏迷,快速离开床。

而悟还没从爆炸与时空传送的能量冲击中醒来,使用情报确认床上的东西没有动静,安兹对着床铺使用飘浮,以防万一。

在床上的东西露出属于人类的外形后,安兹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但是,只要是生命就能通过各种方法来确认危险性。安兹对悟使用魔法把他控住,可魔法没有生效,加大安兹对悟的警惕,在略微思考后,安兹决定还是自己来。

换上强化防御的装备,使用防御魔法,安兹才走到床前先把人绑住,在给他翻身看看是什么人竟然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来到自己的房间。

看到来人的脸,安兹震惊了,那不是自己还是人类时的脸吗,不过在怎么震惊也不能降低他的危险性和安兹的警惕,辛好不死者不需要睡眠,安兹可以等着他醒来,不过在第二天安兹去工作时,悟都没醒来。

为了防止这个不知名的人类醒来乱动,安兹留下一张纸条贴在额头,纸条有一个小陷阱,可以暂时麻痹敌人,在麻痹敌人的同时向自己提醒敌人的动静。

魔法日常(安兹和悟)

一个小日常,主讲安兹和悟

铃木悟,一个亡灵与光明双修的法师,在这个世界很有威名。现在,他在进行一个危险的实验,将死灵魔法与光明魔法融合。只要实验成功,亡灵就不会惧怕光明的伤害,光明也能诞生神圣的亡灵。

实验目前还很顺利,没有出现差错,“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到底还缺少什么呢?”。光明和黑暗融合,互相伤害。意识到在这么下去不行,悟加大输出,还是没有变化,两团能量之间少了一个可以打开的开口,正当悟在思考这个开口时,游离不定的时空裂隙突然出现在两团能量之间,能量爆炸,使得时空裂隙扩大,把一旁因能量爆炸有些晕的悟卷进裂隙。

我想让你活着 乌尔贝特×铃木悟

一个死寂的世界,一个漆黑的身影抱着一个灰色的身影。

那道身影时不时发出呜哑的声音,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觉得他很悲伤。风带着他的声音传到很远的地方,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时间都好像停止了。
是啊,他什么都没有了,他爱的人已经离开了他,他的朋友在他发疯之后也离开了他,在这个他和悟创造的世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曾经他天真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却在悟临死之前才无力的认识到,能改变世界又能怎么样,他还是挽留不住悟的命。他去找过长生不死的药,然而那只是个传说,是不存在的,他用尽各种方法为悟续命,但是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他曾想过让悟换具身体,不过也只是想想摆了,因为悟很喜欢身为人类的自己。

有一次在找稀有物品时,他们被暗算了,来人是两人的仇家,人数不多,但很耐揍。那个地方偏远,进入的条件苛刻,但他们提前布置好机关陷阱,让两人偶而中招,在逃出的过程中,他们把所有人都杀了。这地方的陷阱已经被两人拆的差不多了,在实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两人准备出去,却还是中招了,在陷阱被触发的那一刻,悟抱住乌尔贝特,挡住大部分由陷阱发出的白光。

那是最后一个陷阱,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之前遇见的敌人数量不多。他们都在外面,为了这个最后的陷阱,献祭了自己。这个地方的出口摆满了白骨,不过乌尔贝特没去看,他看着躺在他怀里的悟,先是试探一下他的呼吸,还在,乌尔贝特稍稍放下一些心,马上赶回他们的住所,一个小世界。

在小世界里,悟不久就醒了,但是也带来一个坏消息,最后的陷阱是时光的诅咒,他会马上带走中咒着的命。悟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是个人类,但他很强大,强大的力量为他带来长久的生命,却在一个诅咒下没有了。

还有一点时间,乌尔贝特尝试了各种方法,没用,什么都没用,他疯了。最后他回到了小世界,陪在悟身边,悟的时间已经溜走太多了,现在的他老了,乌尔贝特把他抱在怀里,直到死去。悟死后,这个世界的生机也消散了,只剩下黄沙。

这是一个死寂的世界,有一黑一灰的身形抱在一起,直到有风吹起黄沙,遮掩了两人,在黄沙过后,什么也没有。

纳萨力克夏日活动

夏天!大海!!泳装!!!

在经过莫名其妙的振动后,纳萨力克被转移到了海边,虽然有些不安,不过纳萨力克是最强的,而且近日的工作也很繁忙,就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玩耍吧。

在确认附近没有威胁,安兹大人下达了令,“这是个不可多得机会,好好放松”。在讯问安兹大人也会去,纳萨力克开始给准备,务必让安兹觉得完美度过。

接下来就是雅儿贝德她们比赛排球,安兹当评委,但两人的力量太大了,导致比赛场地破坏,安兹出来调停,两人又开始比赛游泳,为了让安兹大人看见自己完美的身躯,吵架,被烦的不行的安兹去了一边的遮阳伞下躺一会,在伸手拿水杯的时候,潘多拉拿给他,但是安兹不知道潘多拉也在,被吓了,饮料也撒到身上,潘多拉提出自己给安兹擦身体,在擦拭过程中碰到微妙的地方,安兹原谅他,看着开心的守护者玩的开心,安兹也很开心,这个时间就需要睡着了,睡着的安兹大人被守护者们守护着,最后大家围着睡在安兹大人旁边

你好,另一个我(番外+私设)

在两人闲聊的某天,安兹说“如果你能来到这里,我一定会邀请你来纳萨力克做客”。给说完这句话,悟就被拉到镜子里,再次睁眼,眼前出现了安兹。

莫名其妙换了地盘的悟,发呆的看着安兹,而安兹此时也在发呆。

安兹在说完那句话后,就看见镜子那边一闪,悟就来到了这边,还没来得及看悟,安兹就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什么,不在细想的安兹先把同样走神的悟唤醒。

悟看着面前会动的骷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安兹吧。安兹回答他,我是。安兹以为悟看见这样的自己回被吓到,不过悟没有害怕而是直接摸上来,还说好酷,当初看见就觉得好酷。安兹想如果悟遇见潘多拉应该有很多话题吧,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有些问题要问悟。

“悟,你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些什么吗”?

“唔,你这么一说,那种感觉就更明显了,我和你之间好像有什么连在一起”。

“是吗,我也有这种感觉,看来没什么坏事”。

两人讨论完之间连接的线,安兹问悟“你愿意留在这里吗”。

“我愿意”。



番外就一点,接下来是私设,以及被我挂掉的设定。

1其实这个有点养成,安兹很早就遇见悟了,不过写的时候忘了,就直接从刚刚不如社会的悟开始。
2安兹出现在悟面前,就是骷髅样子,悟第一次见到确实被吓了一跳,毕竟除了发生灵异事件有什么能让镜子里的自己变成骷髅。
3那个邀请是关键,之前没说是安兹以为悟来不了,只要说出邀请,另一个人就能过来。
4镜子里的画面其他人看不到,只能看到镜子
5那种奇妙的链接是契约,安兹主导,只要安兹给的权限够大,两人共享从悟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切。能力,记忆,位置等等,所以悟不会弱。
6就算分成两人,两人依旧是同一个人,而且悟过的比安兹来异世界之前的生活好,本质不会变,所以喜欢自己没有不对。
7那个同事其实人品不咋地,只是骗悟,悟也没打算与他深交,他还是安兹与悟感情的催熟剂,不过忘了他,就没写。

还有什么看不懂的欢迎提问

你好,另一个我(3)

另一边的安兹在思考着如何准备明天的惊喜,‘按照人类的方式,告白需要鲜花,表白需要戒指,那么,不不不万一有不同的地方呢,还是明天询问一下迪米乌哥斯吧’。

第二天,迪米乌哥斯来汇报工作。

“以上,就是纳萨力克最近的情况,安兹大人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吗”?

“没有,你做的很好,迪米乌哥斯”。

“是,谢谢安兹大人的夸奖”。

“迪米乌哥斯,我有一事想要问你”。

“安兹大人请讲”。

“在人类社会,会送喜欢的人什么”?

“鲜花,饰品,服装,书本,不过在人类社会,以鲜花为主”。

“嗯,谢了,迪米乌哥斯,那你退下吧”。

“是,安兹大人”。

在迪米乌哥斯退下之后,安兹现在王座上思考了一会,就回了房间,先给周围护卫的暗杀虫下了一个幻术,在房间门口在布置一个幻术,确定幻术布置好,便离开的纳萨力克。

这次离开纳萨力克没有顶着莫莫的身份,而是变作另外的样子,根据自己的了解和迪米乌哥斯提供的说明,把表达爱意的物品都买了一些。在传送回纳萨力克后,安兹看了看时间还早,就把房间从新布置,把门口的幻术撤了,给暗杀虫的幻术修改一下,真真假假掺和,最后把镜子周围摆上鲜花和礼物,等着悟的到来。

另一边,刚下了班的悟,想起安兹的邀约,在次摆脱烦人的同事赶紧回到家。

在回家路上想着今天会和安兹说什么,但是为什么越想安兹心就跳的越快呢?,在悟的思想快划到正确想法之前,公交到站的声音打乱了悟的思想,急匆匆的回了家。

悟太过着急,以至于自己刚回家就走到镜子前,看到镜子里的场景,悟脸上的红色还没退下,变得更红了,另一边的安兹看着脸红的悟,觉得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成功。

安兹还没开口,悟的道谢就来了。“谢谢,安兹,十分的谢谢”,悟的语气里带了一点哭腔,眼角也有一点泪珠。“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真的是谢谢安兹”。

悟的话差点打破安兹的计划,在听到悟的话,安兹说“悟,你能开心就好,以后没人打日子里,我会陪着你的”。

说完这句话,安兹打开面前的盒子,拿出一枚戒指,“悟,你愿意吗”?

悟惊慌失措“唉唉唉,我吗,可是,怎么,(一时激动,说不出话,憋红了脸)”。

安兹看着窘迫悟说“我爱你,虽然我们无法在同一个世界,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脸红的悟依旧无法开口说话,于是他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的意思,他慢慢的靠近镜子,在安兹的嘴唇部位给了一个吻。

之后还有一个番外,以及设定补充

你好,另一个我(2)

约定好的时间,也会有失约的时候。比如悟要加班,安兹要去公会做任务,拿着镜子却不能通话。时间久了,两人也摸清楚对方的习惯。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某天安兹坐在王座上思考,镜子里的自己是真的吗,虽然镜像魔法能模仿一个人,但是悟太真实,就向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还是说,这是自己的幻想。

“安兹大人,您怎么了”雅儿贝德问道。

“啊,没事,只是有些问题”安兹道,回过神的安兹不在走神处理今天的事务。

晚上,安兹坐在镜子前,等着悟,等了好久悟还没出现,觉得悟那边可能是有事,想着自己是不死族,坐在椅子上休息也没事,就没动,直到镜子的那边传来响声。

声音不高,听着好像是有人把悟送回家,还留宿,期间好像还发生了什么,因为放着镜子的房间门是闭着的,没听到多少,只知道悟看见镜子前的安兹说了声晚安就去睡了。

安兹也说了声晚安,不过没离开镜子,如果悟还醒着,就会发现安兹眼睛里红光变暗。

第二天,在悟那边是星期天,可以和安兹好好聊一整天,但是悟有客人,那位把他送回来的同事,悟不能放着客人不理,只能和安兹说声抱歉,等下午再聊,安兹表示无碍。

等悟回来后,安兹不在镜子前,悟想到,向安兹先生那样的人,一定很忙的,还是少叨扰安兹先生吧。

静悄悄回来的安兹看着走神的悟,没有唤醒悟,一直盯着他,直到悟发现,悟把自己都想法说给安兹听,安兹拒绝了,说“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好友,能和你谈话我很开心,如果这样还要拒绝的话”。安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悟急匆匆的打断了。

“不是,我没有,只是觉得安兹先生是一个伟大的人,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

“悟,你觉得我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

“那么就别说多余的话,你我是朋友,不论什么身份也不能阻止我们是朋友”。

看着镜子里认真的安兹,悟一愣,然后挠挠头很开心说到“也是呢,抱歉,安兹先生,之前是我失礼了”。

“无需道歉,接下来的时间就谈谈其他事吧,不要让不开心的是坏了好心情”。

“好的”

日复一日,两人关系亲近不少。安兹有了悟,不良的心情得到发泄,守护者们察觉了安兹的好心情,私下里也开心,因为之前的事虽然从中获利不少,安兹也开心,但不像现在,感觉在安兹旁边都会被传染好心情。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悟那边的时间是情人节都前一天,当天悟向安兹诉说“情人节,有点羡慕,我都没有女朋友,也不知道会不会收到巧克力呢,不过有人约我出去,不想去又找不到理由拒绝,烦”。

安兹听到,给悟提一个建议,“要不我来帮你,用你的手机给他打过电话,让我来接,如何”。

悟直接同意了“那真是谢谢安兹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悟和安兹都没有拖延,马上开始行动,在搞定后,两人愉快的聊天。

“悟,明天你还有空吗?”

“有啊,下午下班了就都是空闲时间,怎么了”。

“我有事想和你说”,在说这句话时,安兹看向悟的眼神很温柔,他对人类没多少感情,但是在对纳萨力克的成员很温柔,到了现在能享受那份温柔的人又多了一人。

“好啊”,不知道明天会迎来超大惊喜的悟傻笑着应下了。